nuffnang ad

Tuesday, June 30, 2015

发妈, 一路好走。

二零一五年, 六月, 二十七日。 晴。 

今天, 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, 使得原本计划好的榴莲之约搁置了。 

大约上午十点半左右, 发仔打了通电话来, 我没接到。 打回去, 他像平时一样, 问我有没有上班 (明明就知道我周末没上班的), 还以为他休息, 还想约他一起去吃榴莲。 

没想到的, 下一句他竟然说:我妈去世了。 

吓!!??? 我吓得好大一声。 怎么了!!???

当他叙说这事情经过, 我还挺理智的, 就告诉他我马上就回来。然后就拨电话给妈和姐。 

和姐通完电话后, 我仿佛才搞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。 情绪开始失控, 眼泪不听使唤的涌着出来。 过后, 还想问一问美欣要不要一起回去, 那通电话差一点就崩溃了。 就随便问一问, 不要去就算了。 放下电话后, 决堤了。 

血管爆裂。 突如其来的。。走了。

今天, 发妈养的狗狗, 平时超凶猛的, 今天的它, 静静的坐在一个角落。 不做一声。 它, 也感应到了吗?

晚上, 去到灵堂, 上了香。 走到棺木前, 还没看到遗容,心一酸,失控了, 泪水鼻涕涌着来。 发妈, 上了个美妆, 睡得好甜, 好甜。 

情绪一度失控, 抱着发姐, 顫抖的说了一声:节哀。

走到发仔面前, 还真想抱着他大哭一场。可是现场都很平静, 我也得收拾心情了。

发妈, 很慈祥的睡去了。

  
第二天, 是时候送发妈最后一程了。 搭上这班单程飞机, 环游世界去了。 

等着他们处理手续之于, 哥说了一句: 发仔从今以后正式长大了, 妈咪不在了, 所有事情得自己做了。 说完, 我又决堤了。

一路送着发妈上路, 崩溃了。 我一直跟自己说: pull yourself together! I gotta pull myself together. 可是当眼神投射在发仔的脚上, 看见大家一步一步的送走发妈, 还是心酸无比, 难舍难离啊~ 

那是我最后一次崩溃了, 也够了, 願安息, 一路好走。 

人生无常, 珍惜眼前人, 活在当下。 因为, 每个人手上的那张单程机票不知何时生效。

阿弥陀佛。。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